胭脂甚诡

水深则流缓,人贵而语迟

《张家起灵人》

第八章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被人强上了。”

黑瞎子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们以为这又是他借钱的新借口,所以没有一个人在听。我坐在廊下听着雨声泡脚,胖子坐在摇椅上一丝不苟的抠着脚,时不时闻一下撕下来的脚皮,小哥甚至冷漠的走到了厨房操起了砧板上的西瓜刀,刷刷刷的将他带来的三个西瓜切得又快又好。

黑瞎子摘下墨镜抹抹眼泪,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看上去衰败又颓唐,他的头发在滴水,顺着眉头流进眼睛,我心不在焉的看过去,只见那双水汪汪的眼睛也正看着我,甚至还做作的扑闪了几下眼睛,显得硕大而神采奕奕。四目相对间,我隐隐觉得有些不对,这时他把手从兜里拿出来,带出来一小袋沉甸甸的东西,轻轻的放在桌子上,敞开口,露...

2018-04-24

《张家起灵人》

写在前面:

从这章开始基本上就可以当做是一个新的故事了,基本上就是一个张家勘破长生的历代张起灵帮助他们最小的子孙,闷油瓶和他的挚友们一起获得长生的故事。因为特别喜欢古风的调调,所以暂定的唯一一对cp 就是藏海戏麟,其余看情节和心情,不定期更新,谢谢!

第七章

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

一年了,在这个常年烟雨的小山村,时光缓慢,心渐渐沉淀了下来,开始坦然的接受自己的改变。而回过头,那些之前发生过的事情就仿佛隔着林海,影影绰绰掩映着墨绿一片。

我们就如同所有的背朝黄土面朝天的农民一样,守着不大的房子、土地和家畜,过着单调却充实的生活,处理着简单却朴实的人际关系,每天Ctrl C、Ctrl...

2018-04-23

《张家起灵人》

历朝历代张起灵们在现代生活的故事。

第六章

晨光中,男人在一阵强有力的震动蜂鸣中慢悠悠的睁开了眼,地中海明媚的阳光穿过以紫色为主色调的玫瑰花窗照进来,落在富丽堂皇的雕花大床上,他从红色的天鹅绒被褥中挣出手往旁边一摸,那一侧干净平整且冰冷异常,缓了会儿神才想起来另一个人已经连着不着家了一个多月了。

准确来说应该是五周零四天。他动动手指,算得明白,然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想他。

真不敢相信,曾经他们也曾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他怅然若失,越发失去了起床的欲望,浑身的骨头发出磨牙似的摩擦音,他慢慢的在一大堆柔软中摊成了一张饼。

五彩斑斓的光在他微微眯起的视线中跳跃追逐,勾勒出一大片动态圣洁的画卷,...

2018-04-17

【藏海戏麟】《张家起灵人》

终于进行完楔子部分了,下一章兴许就可以进入正文了,写那些张起灵们在现代鸡飞狗跳的故事。反正是私设如山,考据党慎入。

我对你的情义都写在上头,等我寻了人给你医好了眼睛,你也给我细细的雕给我听,可好?

接上文:五、

好啊,自然好,若是还有时间,哪怕不多,只有区区数年,他张起灵也会磨着细碎功夫,使出浑身解数,把那些不足为外人道明的情愫与誓言一点一滴的说给他听,把那短短的日子抻成长长的古稀花甲,直到支撑着他汪藏海走过阴阳路,住进酆都城,都忘不了。

可惜他只剩下一旬好活。一旬,十日,够他为自己的爱人做点什么以支撑这个重新拥有了年轻身体的少年走完余生么?并不能够,他什么都做不了,或者说做什么都是多...

2018-04-08

《张家起灵人》

关于历朝历代张起灵们的故事

四、

藏海并不是完全像外表看上去那种细腻优柔,相反他一向果决凌厉,既有了离意,便一刻也不再耽搁了。那些日子小厨房几乎每天都在炖鸽子汤,那些从四面八方给藏海还债的人的信鸽就混在那些肉鸽之中浑水摸鱼。

人前他重新戴上了人皮面具,病怏怏的终日趴俯在床榻之上的软枕之上,做出回光返照后的衰老虚弱模样;而人一散开,他就会急不可耐的捉了床前“侍疾”的族长滚进被褥里,趴在族长坚实的胸膛上和着彼此的心跳,厮磨着鼻尖和嘴唇,将他方才新想出来的美好憧憬和计划一字一句的喂进爱人的嘴里,偶尔还会伸进舌头,红着脸“教”爱人复述他方才所说的话。

那感觉当真缠绵,百锻钢也能化成绕指柔。张家...

2018-04-05

《张家起灵人》

关于历朝历代张起灵们的故事(主要还是想看看把洪武年间的那位和小哥、汪公和吴邪放在一起会产生什么奇怪的化学反应)

三、

温暖的阳光穿过窗棂,他在后生的臂弯中翻了个身,迎面撞上缠着绑带的胸膛。他瞧着男人露在外面的大半个身体,一边感叹的摸摸捏捏,一边轻手轻脚的帮他掖好被子,然后施巧劲滚回他怀里。因了昨夜的声色犬马,不由心情舒畅,双手合十将他英武的睡颜夹在中间,顺着中轴线细细的亲吻到下巴;又在男人去挥扰人清梦的手掌时,去捉住了男人包扎得严实的手,挨个儿将那些指尖放在唇间疼惜厮磨。

温存良久,想起昨日收尾时的种种,绷不住笑了出声,边笑边骂那个极端感性的自己——这是从通人事起便有的老毛病了。所以为了...

2018-04-03

《张家起灵人》

这是一个关于历朝历代张起灵们的故事。

二、

这天之后,出乎所有人意料的,老人的身体和精神都渐渐好了起来。病去如山倒,不过十天的功夫,几乎大好,甚至有了堪比而立之年的好胃口,吃下去的东西竟也能克化得动。几乎每天晨起揽镜,都感觉处于梦醒之间,觉得上天似乎错爱了,竟然会让时间倒流、返老还童这样的奇事降临到他的身上,合该拜遍诸天神佛。

他也渐渐能下床,也能扶着人慢慢的走,最后甚至再拿起那柄熟悉的长剑,也能遒劲的挥舞起来。

可直到他的满脸褶子被壮年人紧绷的皮肤取代,身躯由佝偻变回挺拔,关于他妖异的传闻也渐渐飘得很远,原以为老人只是回光返照而暗自观望的两家子孙又恢复到一贯的谨小慎微之后,他因为病痛...

2018-04-01

《张家起灵人》

这是一个关于历朝历代张起灵们的故事。

正统七年。

暮春刚过,似有却无的暑气被日渐沉重的雨水翻搅得急躁,数日前还花团锦簇的枝头哪经得起这样粗糙的揉捻,纷纷枯萎了颜色,绿得墨意盎然。葱荣中,爱俏的媳妇和水灵的姑娘喘着气抹一把额头的薄汗,一转眼已经呼朋引伴的坐了运河的蓬船去顺天府下属的镇子里头置办时新花样,就等回家去为自己做一簇新的靓裙子薄衫子——兴许姑娘一高兴也会扯几匹结实透气的料子,为心尖上的人密密的缝一件新衣裳;

却不曾想,迎面的微醺的风里传来儿郎们嘹亮的号子,是他们在官窑日夜枯燥烧砖中作为娱乐而喊过的调子。水灵灵的姑娘们分辨出了心尖人的嗓音,连忙又是矜持又是急躁的坐正了身子,与女伴儿顾...

2018-03-31

《女人一辈子》之墙花路草(许墨)篇

她考上了秦岭淮河以南最好的那所师范大学,选的却是并不十分得到重视的历史学。在呕心沥血的为学生会拉了一年的赞助之后,她被睚眦必报的部长以不好相处、不利于团结集体的理由从学生会里驱逐了出去。然后无所事事的她辅修了心理学的二转,认识了一个漂亮小姐姐,然后被吸入了一个组织松散的话剧社团。

因为是表演性质的社团,身边的男女无疑都是极美型的,氛围也是夸张而虚假的,于是在日复一日的自惭形秽之后,她开始加强了对自己的控制,于是渐渐的,她消瘦了下来,蓄起长发,学会了打扮和保养,也渐渐试着收拾起一身尖刺,学会了虚假但熨帖的关心、友好、微笑,终于在又一年之后,修复好了岌岌可危的寝室关系,也交了一二朋友。

不过相...

2018-02-19

《女人一辈子》之初恋篇

把后半段加上的完整版

“女人一辈子在感情一事上是需要十二分谨慎的,照本宣科不行,道听途书也没用,毕竟母亲婶姨口中的好男人着实太少,需得结结实实的经历几个坏男人,被他们身上形形色色‘坏’的棱角刺一刺、磨一磨,让这些懵懂无知的女孩儿在这些疼痛下摔倒、哭泣、彷徨,等爬起,就出息了,变成了一个成熟稳重的聪明女人。”

悠然说这话的时候,她的小助理正因为发现男朋友是个骗婚的基佬而哭得死去活来,并没有心思去细听她娓娓道来;悠然也并没有强求,说完便沉默了下来,手托着腮,歪着脑袋,淡色的嘴唇颇有风情的吞吐着烟圈,眼神飘来飘去,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小助理兀自喋喋不休的说了很久,直到愤愤然的放完“老娘再也不...

2018-02-07
1 / 2

© 胭脂甚诡 | Powered by LOFTER